恐慌、焦虑、绝望……疫情之下,你还需要心理防护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看不见的敌人除了无形的病毒,还有人们心里的创伤和危机。

昼夜连续工作、因确诊而感到恐慌、被隔离无法出门、因为信息轰炸而陷入持续的焦虑和失眠中……疫情之下,一线的医疗人员、被确诊和隔离的患者、高度警惕的普通大众,他们都有可能陷入到心理危机中。

国家层面,针对这次疫情的心理危机干预已经启动。

1月27日,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要求将心理危机干预纳入疫情防控整体部署。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和湖北省心理咨询协会均已上线专门的疫情心理援助热线。社会和企业也在行动。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等高校开通了针对这次疫情的心理支持热线,许多社会自发组织的心理援助小组也开始提供免费的心理服务。互联网企业中,京东、微博、壹心理、简单心理等也已经上线了疫情心理服务专线。

主动参与社会自发心理援助团队的心理咨询师Joshua说道,这次疫情重大,不仅是对一线工作人员的一次考验,也是整个社会范围内的一次灾难,它会导致整个社会出现同时期的巨大心理创伤,并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在这次疫情中,种种状况引发的社会心理创伤问题将会是一场需要更多时间应对的漫长战役。疫情之下的心理危机在湖北孝感市一家卫生所工作的李医生已经快要扛不住了。李医生12月21日接到通知,要对发热病人进行特殊对待,自那时起他就一直处在焦虑状态中。最近一周他接触到了大量从武汉返乡回家的病人,医院里的医生只有口罩防护,其他的物资都非常紧缺。

外界嘈杂的信息持续干扰,加之对未来的担忧,李医生每天都睡不着觉,“看不到前途”。有流离在外地的武汉人表示,最近碰到一系列事情,被航空公司拒载、被民宿拒绝入住等,有家辗转难回,又担心家乡亲人,他心里只有持续的愤怒、疲惫和紧张,经常一个人偷偷哭泣,也看不到未来在哪,时常感到绝望。身在北京从事媒体工作的林然虽然没有去到一线采访,但工作原因,她也需要持续关注疫情信息,并要对信息分类整理。虽然看到一些援助动态会让她心安,但她依然小心谨慎地采购了大量生活用品囤积起来,待在家里不敢出门。晚上她持续睡不着觉,甚至一度面临崩溃。

心理疏导志愿者朱琳说道,经过接触她发现很多人目前都处在焦虑、恐慌的状态中。因为在家无法出门,只能通过网络获取外界信息,大量信息轰炸之后,尤其是夹杂着很多谣言和中伤,很多人长期处于精神紧绷中。医护人员更是在对抗疫情的前线,工作负担重、工作时间长,情绪被刻意压制,无处宣泄。朱琳是一名从业6年多的全职心理咨询师。1月24日下午,在听到越来越多的疫情消息后,她和身边的朋友一起组建了一个心理援助团队,现在有国内志愿者600多人,海外志愿者40多人,全天24小时在线,为武汉地区一线医护人员及家属、确诊及疑似患者及家属提供免费远程心理疏导服务。“刚开始就想在网上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尽一份力、帮大家缓解心理压力”,随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朱琳在感动之余,也开启了几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超负荷工作运转。Joshua也表示,在他目前接触的案例中,大多数求助者来自大型医院的一线工作人员,他们超负荷运转,身体和心理持续处在强大的压力之下,出现情绪失控甚至幻觉。也有人因为看到了其他人太多的绝望和无助,自己也受情绪影响,也有人产生了某种程度的绝望甚至自杀念头。身体疲惫、物资紧缺、情绪蔓延,很多人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再加上灾难面前,患者整体的恐慌苦恼、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让整个医院氛围趋向于极端

对于心理求助者来说,这些状况营造出了“类似于末日的感觉”。“过度的恐慌心理,会让人原有的个人心理失去秩序,产生除了恐慌心理之外的其他的一些亚情感,很多负面情绪都会被激发出来,这些情绪反而会给抵抗疫情带来副作用。”Joshua说。疫情之下,在病毒蔓延的同时,负面情绪和心理问题也在蔓延,如果没有专业辅助和救援,相关群体的心理创伤可能会永久留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